http://www.amutui.com

有理论有医案

摘要:3年来,胃脘痞满嘈杂,每于酒后或作或剧,喜揉按,好温饮。平素大便黏腻不畅,喉如痰塞,心悸。素有糖尿病、脂肪肝、高脂血症史,长期嗜酒。舌质淡红,苔薄黄,脉细滑。

对于脾胃不和,胃脘痞满的治疗,来学习一下名老中医王晖的医案治验。

脾胃不和

概况

脾胃同居中焦,以膜相连,互为表里。两者同为气血生化之源、后天之本,在饮食物的收纳、腐熟及水谷精微的吸收、转输等生理过程中起主要作用,从而水谷纳运相得、气机升降相因、阴阳燥湿相济。其中脾胃不和证是指由脾运不健,胃纳不化,升降不利所致的证候。临床主要表现为神疲乏力、少气肢倦、脘痞隐痛、纳呆嗳气、大便稀薄、面色萎黄、舌淡苔白、脉缓细弱等,此证多见于胃痛、痞满、腹痛、泄泻、郁证、肝风、劳淋等病症。

常用处方:半夏泻心汤

药物组成:姜半夏,淡干姜,条黄芩,小川连,潞党参,大红枣,炙甘草。

基础配伍:出自《伤寒论》。全方七味,适用于以脾寒胃热为基本病机,升降不利为阶段病机的痞满、泄泻、不寐等急慢性疾病。该方以制半夏为君药。半夏,一是取其辛温散结之性,以散寒热、湿热之郁结;二是取其和胃降逆之性,以降胃气之上逆。半夏得阴而生,有五月半夏生之谓,而夏至一阴生,故半夏顺应阴气萌芽、渐长之性,元素谓其阴中阳也,有交通阴阳之妙。臣以淡干姜之辛热以温中散寒,条黄芩、小川连之苦寒以泄热开痞。其中,姜、夏相伍,升中有降,辛散而不致无度,且能发挥半夏入阴之性;芩、连、夏相伍,降中有升,苦寒而不致败胃;四药合用,具有寒热平调、辛开苦降之用。佐以参、枣,甘温益气、健运中州,与半夏相伍,消补兼施,以合脾宜升则健,胃宜降则和之意。使以甘草,调和诸药,与姜、枣相伍,辛甘化阳,以助脾运。全方七味,辛开苦降,寒温一炉,攻补兼施,为脾胃不和,寒热错杂之第一方。

医案:脾寒胃热,肝胃气滞半夏泻心汤加味治疗痞满

吴某,男,58岁。2015年12月30日初诊。

主诉:反复胃脘痞满3年余。

病史:3年来,胃脘痞满嘈杂,每于酒后或作或剧,喜揉按,好温饮。平素大便黏腻不畅,喉如痰塞,心悸。素有糖尿病、脂肪肝、高脂血症史,长期嗜酒。舌质淡红,苔薄黄,脉细滑。

中医诊断:痞满。

辨证立法:脾寒胃热为基本病机,肝胃气滞为兼夹病机。治以辛开苦降、疏气和胃,基本病机、兼夹病机标本兼顾。

处方:半夏泻心汤加味。

制半夏15g,淡干姜10g,条黄芩10g,小川连9g,潞党参20g,生甘草6g,广木香12g,川厚朴15g,葛花20g,花槟榔20g,决明子30g,枳椇子30g,大红枣6枚。水煎服,7剂。

二诊:2016年1月6日。服药1周,胃脘痞满嘈杂减而未净,大便渐趋正常。此乃脾升胃降,寒热和畅之证,当固守原法。上方加砂仁粉3g,14剂。

三诊:2016年4月6日。上方服完,诸症悉减,血糖稳定。近日饮食生冷,肠鸣腹泻之后,胃脘痞满复作。此乃寒热夹杂,脾阳不振之候,当拟辛开苦降之中,兼以温中健脾之法继进。处方:制半夏15g,淡干姜10g,条黄芩15g,小川连9g,潞党参20g,生甘草6g,广木香12g,炒白术30g,白茯苓15g,砂仁粉3g,大红枣6枚。水煎服,7剂。药后,诸症皆减,再以上方加葛花20g,晚蚕沙10g善后。

按语:《素问太阴阳明论》云:饮食不节,起居不时者,阴受之。阴受之则入五脏,入五脏则满闭塞。本案患者长期饮酒,徒伤脾胃,以致湿遏脾阳,热阻中宫,脾胃升降不利,故胃脘痞满、嘈杂,酒后或作或剧,喜揉喜温。同时,肝胃气滞,湿阻肠络,则大便黏腻不畅;肝胃不和,痰阻心肺,则喉如痰塞、心悸。其中,脾寒胃热为基本病机,肝胃气滞为兼夹病机。治当半夏泻心汤辛开苦降,木香、厚朴、槟榔、决明子、砂仁粉化湿导滞,葛花、枳椇子解酒。药证合拍,故服药3周而诸症缓解。三诊时,因饮食生冷致肠鸣腹泻,胃脘痞满,此寒热夹杂为基本病机,脾阳不振为阶段病机之候,故仍以半夏泻心汤为主,并辅以小建中汤、香砂六君子汤等方,标本兼顾,诸症亦减也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浙江日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